”她的代办律师以为

2017-02-26 18:50

  呈贡法院以为,谭女士是昆明市交通局作出处罚决定涉及的直接利弊关系人,与该行政行动存在直接利害关联,对该行政处罚决定不服依法享有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力。昆明市交通局是昆明市辖区内城市出租汽车运营的行政治理机关,依法有权就被告波及的城市汽车客运行政案件作出处罚,但鉴于昆明市交通局所作出的处罚决定执法程序显明守法,原告谭女士的诉讼恳求有相应事实及法律依据。

  谭女士在法庭上说:“要罚也不该罚我,而应当罚滴滴公司。”她的代办律师认为,谭女士与滴滴公司属于雇佣关系,她自己不是经营主体,即使有证据认定长短法营运,行政处罚的绝对人也不是谭女士,而应该是滴滴公司。署理律师还提出,执法部门所援用的法律条文是云南省处所性法规,不相关的上位法作为支持,适用法律存在过错。

  一审裁决 处罚程序违法应撤销

  昆明市交通局辩称,被告所作出的处分决议书并无不当。被查扣的非法营运车,当时确切是在进行非法经营。而且执法运动程序正当、收集证据充足、实用法律根据也准确。

  庭审中,有关“非法营运”的主体资历,也成为一大争议焦点。

  争议焦点 罚司机仍是罚公司

  谭女士被处罚后两个月,国度相干部分宣布了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管理暂行措施》,网约车合法位置取得明白。网约车合法了,那么滴滴司机谭女士状告昆明市交通局的成果又会咋样?